花瓣凝香

我走在最初相遇的路口,那一低頭的溫柔,醉了我一生的嬌羞。遇見你,是我一生最美的邂逅。就像席慕容所說:“一生至少該有一次,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結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經擁有,甚至不求你愛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裏,遇到你。”

與你相遇,不早不晚,在墨守天涯的時光裏默契會和。

風很輕,來自遠方吧?像似柔柔的叮嚀,思念是深深的綠,那針葉,我怎麼也數不清。就像我數不清飄搖而又繾綣思緒,就像我數不清歲月裏究竟沉澱了多少厚重的情意。

我仰望這座屹立不朽的山峰,思緒萬千,連綿的記憶連根拔起,那一泓無邪清澈的回憶,泊在心中的湖上。所有的故事,在今日,再次揚帆啟程。

那一年,我採集了一枚楓葉,這枚楓葉,是我登了2152石階,到達海拔557米香山最頂峰香爐峰採集的一枚青澀的紅葉,登山期間,揮汗如雨,這枚楓葉,歷經千辛萬苦。後來我把那枚楓葉郵寄給你,你當成了寶貝一樣珍藏。你說你把那枚紅葉,放在了我的文集裏,雕刻在了你的心裏,形狀,大小甚至有多少紋絡,你早已經刻銘心骨。想起這些,我的心,依然溢滿甘甜。感謝你,一直以來默默的把我陪伴。我深深的感受到,遇見你,是我一生中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!

夜空裏悄悄蔓延

那些絕色暗許,無處可尋。幾許柔情,平仄了靈魂深處的涼薄。

生命的扉頁,靜止了輪回的句點。如果時光重新流轉,宿命會不會有完滿的結局?

一個轉身,便開始了一段新的旅程,惟餘指間一闕心靈的獨奏。

些許悸動,總會喚醒塵封的心碎,一幕幕的往事,仿佛就在眼前,或濃或淡,或悲或喜,歲月裏呻吟。

一切,都沒有回程。只有那些記憶的花朵,指尖輕曳,那些思念的種子,根植在心底,發出了幼芽。

或許,我們只是一粒粒塵埃,散落流年,走過山重水複,嘗遍悲歡。

記住也罷,忘卻也罷,時光終是不等人。

又或許,記憶,便是所有。若所有的濃,都會變淡,我寧願孤獨,不惹纖塵。

年復一年,望月之城,一段光陰的故事,還是沒有改變。

夜色裏心底綻開朵朵漣漪,隱匿著你暖色的笑容。在溫柔的顧盼裏,還會等待多久?

或許我看見了你,你看見了我,也就夠了。歲月的暗香,彌漫花開的痕跡。

良辰總是來去匆匆,來不及好好遇見,已經預知了結局。

生生世世的滄桑

年輪一轉,韶光一變,月落可無聲,人可否能無恨?飲下千年風花的淒美,飲下百世霜月的淒涼,虛幻的承諾,安撫不了憂傷的靈魂。為你撫一首離合悲歡,聞不到君天涯橫笛。宿命裏遣散的遠去,那落英繽紛的歎息,穿過千年萬年的桃林,又淋濕了多少有情人?暗香浮動的伊人闌珊,抹盡了脂粉,點盡了朱唇,再回望來世與前塵的斷層處,時光,穿越了塵寰,卻穿越不了宿命輪回;穿越了千年寂寞,卻穿越不了萬年錯過。歲月深藏的癡情與溫柔,一抹絕塵的風景,輕敲著流年, 一轉身就是一世,一回眸便是一生頭痛

天涯走遍,寂寞心酸,一瓢冷暖自知的若水,被煮成一杯酌人肺腑的陳釀,淺醉著煙波塵緣。煙火流年,昨兮?今兮?我在無涯的時空,恪守著至死不渝的愛戀,當秋去冬來時,你的《鳳求凰》已罷,我卻古裝如舊。一滴滴的淚,一朵朵的笑,纏綿著紅妝點落的一世傾城。原以為,纏繞在一起的發絲就是永遠。原以為,並蒂相挽的花開就是永生。怎奈,昨日遺失的舊夢,一個眼神,是我留給你的永久期盼,一點朱砂,卻是你給我留下的無期守候牛欄牌問題奶粉

一季秋落,枕一席風霜,花前月下的故事,也總是在花開花落間悄然消逝。一生畫眉,多少回眸,仍默默守著的那個承諾,等來了不歸客,也等來了與君天涯。一夜孤燈,痩盡了海枯石爛的美麗曾經;一縷青絲,滑落了多少漸行漸遠的芳菲。等你歸來,深的是刻骨的酸楚,濃的是無助的想念。我在匆匆輾轉的路途上,任,輕飄的風塵落滿了我的衣衫;任,千年漫漫時光醒來的情再次睡去;任,箜篌彈盡泛落成一曲相思;一卷殘文描繪的初裝,卻是一道深深淺淺的傷康泰旅行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