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香飄飄,淡看世情

以前,我很少喝茶,它使我久久不能入睡。夜幕低垂,夜靜無聲,使人寂寞。躺在沙發上,一股濃濃的茶香擁抱夜的寂靜,溫潤了呼吸,繾綣了情絲,滌蕩了靈魂。一壺熱騰騰的茶,讓我回想起遙遠的童年,因了在遙遠的大山深處,外婆煮的地瓜粥溫暖飄香,色澤淡紫,偶有白黃,像雞蛋花一樣清香,均勻的灑下鹽巴,母親在灶底下不斷的加入柴火。橙色的火的影子在母親的臉上跳動,讓人感覺,那是一張陽光般燦爛的臉頰頭髮再生

外婆不斷攪拌著剛剛倒進粥裏的地瓜,這時,我才好好的打量著外婆。一頭往後梳得極其整齊的秀發,夾雜些許銀髮,無論是在白天,燈光下,火堆旁,總之凡是透亮處,都不見一條發絲卷起。外婆的烏髮,是那江南的烏鎮,發的顏色是它古老的墨韻;幾許青絲更添雨的柔情;柔亮更顯幾分嫵媚。

思緒飄遠,分了神,手中的茶杯輕輕的晃了一下,懷中的書跌落在地上,外面的樹葉隨冷風緩緩擺動麵包蟹。冬天,就這樣悄無聲息的來了。不知月亮那邊的外婆過得可好?

想起以前那個落寞的我,從不知茶是何味,偶爾喝上一口,便覺幹澀,濃時帶苦,有點像蓮子的味道。

自從命運之神把厚厚的大雪將我埋葬,我就再也沒有體味過荼是何等滋味。雪,無疑,很美,是一位凝脂如玉的女神。她輕靈飄逸,純潔無暇,寧靜質樸,美若天仙。只是,在我眼裏,她太冷,無情的時候,可以將你的身體冰封,將你的靈魂深埋。

一場大雪,一場寒。狂風肆虐,冰雪飄然。穿透青春的時光,從陽光明媚的童年,從爛如夏花的少年,從盼望著做一個江南煙雨中丁香一樣的姑娘的花季,再到多愁善感的雨季,人生,它是不是註定了要經歷苦難風雨;是不是將離別愁緒上演在每個人的舞臺上;是不是將眼淚灑向陽光曾璧山中學,好隱藏青春時那段悲傷的過往;是不是也要真真切切的吟唱“細雨梧桐打芭蕉”“才下眉頭,又上心頭”的愁詞苦詩,經過一番轟轟烈烈的情感糾葛,一場一場痛苦到極致的性格蛻變,一次次勇闖難關的心靈昇華,才能求得冬天過後,看遍繁花綻放,綠草青青,春雨綿綿,大地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?

不知,外婆,可曾受過這樣類似的愁苦?不知母親,也可曾經曆這樣冷熱交替的青春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