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多刻苦銘心的傷痛

還記得村上春樹的《挪威的森林》裏說過這樣的一句話:“每個人都有一片屬於自己的森林,迷失的人迷失了玻璃屋,相逢的人會再相逢。”此刻的我,很想問你一句,今日的別離,來日的我們,還會有相遇的可能嗎?漫漫人生,你同我漸漸走成了兩條永不會相交的平行線,你的道路越過田野,蒼穹下,我忍不住地一再返回,想向你走來,卻又不得不選擇離去。

你我註定要分離,三百個想你的夜晚如同三百垛城牆,大海卻無情地將我們阻隔,你在彼岸Instacool遙望,我卻在此岸徘徊。時間就在我們不留意時慢慢溜走,沒有剩下別的什麼,除了回憶。此刻你我的分離使得無數個寂寞的黃昏顯得更加憂傷。

那片梔子花總在我記憶的深處靜靜地開放,讓身處疲憊的我 ,有了一方可以休憩片刻的角落。不記得是在什麼時候見過北島的《結局或開始》,許是很早之前的事了。“在草地和落葉上,在每道真摯的目光上,我寫下了生活的詩,這普普通通的願望,如今成了我生命的全部代價。”一直記得他的這句話,或許,我無法像北島一樣,在一片草地上寫下一首關於生活的詩;又或許,我也不懂自己將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是什麼,但我依舊選擇向前走,選擇善待water cool towel生活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很喜歡北島的詩歌,那時的你不知道北島是誰,但是會很認真地聽我說,那時的你曾是我流年裏不舍的溫柔,而如今,我迷路了,在你的心裏,流離失所。請你告訴我,今後的我該選擇何去何從,看不到盡頭的我,獨自流淚,卻始終得不到你的回答。

曾經的你會為我寫詩,會很疼我,那時的我,傻傻地望著你,傻傻的把你記在心裏。你曾問我:“愛一個人是要大聲說出來,還是應該放在心裏?”那時的我回答,還是放在心裏吧!你說:“如果不說出來,她怎麼會知道呢?”我說:“是你的永遠不會逃走,不是你的強求也無果。”之後的你,溫柔地看著我說:“傻瓜,你都不跟她說,她怎麼會懂得呢?”爾後,你語重心長地跟我說:“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,就不肯說出那句美麗的誓言,不要因為可能會分離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。”我呆呆地看著你,靜靜地在一旁吃著你給我買的霜淇淋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