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最得意的是最容易失去的

航說,我要結婚了。
婚禮是國慶前兩天,沒有來得及,沒人聯繫我,以前一起的朋友也沒有。
航是初中寢室的朋友,淡淡然的一個男生,下課總是搭著我肩膀一起去食堂。在三樓上對一樓的女生吹口哨,我倆都喜歡有點可愛的女生,那時候最開心的事就是他在悶金花贏了錢,夜晚去吃宵夜,食堂無味的粉加一塊錢肉沫就是美味的。
我們路過工地時候航偷偷拿起一截鋼筋,他說學校亂得很,以後可能會有用。鋼筋藏在袖子裏,他,說以後誰欺負你,兄弟拎起就幫你幹他。
初三時候,他有個光棍的混混二叔來找他,晚自習,當著所有的同學面前說他不好,怎樣怎樣的。他流著淚把教室玻璃打破,手一直在流血。
他回寢室拿著很久之前藏起來的鋼筋,說要去找他二叔,室友抱住他,我把那截鋼筋藏在自己的床下。
中考最後兩個月他說可能考不了高中,天天蹺課,我說幫他補習,他說可以。
去高中之前去他家住一陣子,逢人他就說要不張冬成,老子早就出去打工去了。
高二時候他說要去打工了,我沒說什麼。甚至沒有道別。
他老爸找了一個新女人,從來沒回家看年邁的奶奶。
老爸老媽也挺喜歡航,我說咱倆是哥們不,他哈哈笑搭著我的肩沒有回答,後來他去了廣西,換了號碼。那時候我還沒有手機,斷了聯繫。
2014年10月28日,他結婚了,沒有去。
想到木依,早已不在了。
幸好我們沒有在一起,沒有開始,沒有結局。
也許你看到上面這句話事,你肯定罵我虛偽,肯定說,張冬成,我們在一起兩次,兩次都是你甩我,老娘都沒來得及踢開你。你說,張冬成,  有時候我看你像青蛙,有時候像王子。
以至於兩次你都遇到那個男人,愛過恨過的男人,想離離不開的那個人。你說張冬成,都是你他媽害我。張冬成你還老娘青春。
後來我一臉青春痘走到你面前時,你說你不要了。
我唱過你的手機彩鈴,我接受你男人挑釁,我逃過課為了去接你,我最傻逼的時候你也遇到過。
你不想理我,也就沒打擾!

後來想想恣意飛揚的青春,那些躁動不安,猝不及防,來不及理會,那些最得意的情感被時間的洪荒慢慢沖淡。
剩下一個人在黑夜,安靜舔拭自己傷口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